焦点关注
政策规划
专题报道
技术观察
工作动态
信息扫描
资源推介
咨询直通车

zscqdt@clas.ac.cn
敬请关注微信号“中科院知识产权信息”
 
美国国家科学委员会发布学术研发报告

2021914日,美国国家科学委员会(National Science Board, NSB)发布“学术研发报告”(Academic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该报告作为2022科学与工程指标报告的一部分,概述了美国高等教育机构(大学或学术机构)的研发现状,主要涉及研发资金、国际比较、基础设施以及教育培训。关键要点和结论如下。

1)长期以来,美国学术机构肩负教育培训和研发的双重使命,承担了美国约一半的基础研究、约10%15%的学术研发。2019年,美国学术机构研发支出为837亿美元,每三笔学术研发资金中就有近两笔用于基础研究。应用研究和实验开发所占份额较小,但在不断增长。

2)美国大多数学术研发由少数来源资助。联邦政府是学术研发的最大资助来源,占2019年总资金的一半以上(53%,约450亿美元)。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HHS)、美国国防部(DOD)、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SF)、美国能源部(DOE)、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和美国农业部(USDA)为学术研发提供了超过90%的联邦支持,机构资金占总资金的百分比有所增长:2010年占比不到五分之一,而2019年占比超过四分之一。其他学术研发资助者还包括非营利组织、企业(产业)以及州和地方政府。

3)学术研发的四分之三来自研究活跃的博士大学。这些机构还招收或雇用了80%以上的科学与工程(S&E)博士和博士后。

42018年,在44个国家中,美国高等教育整体研发支出747亿美元,位居首位,其后依次是中国(347亿美元)、德国(248亿美元)、日本(198亿美元)和法国(140亿美元);美国高等教育研发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百分比为0.36%,排名第23,中国占比为0.16%

5)长期以来,生命科学占美国学术研发总额的一半以上,2019年,生命科学研发经费为482亿美元,约占58%;其次是工程学(132亿美元),约占16%。联邦政府为S&E领域的学术研发提供大部分资金。生物和生物医学S&E领域主要推动了研发的持续增长,20072019年,这两个领域占总研究领域增长的60%

6)物理基础设施是学术机构进行研发的基础。20072019年,大多数学术机构S&E领域的研究空间总体呈现增加,其中,生物和生物医学S&E领域占比35%,但计算机和信息科学的研究空间略有下降。尽管存在一些波动,但以固定美元计算,学术机构2019年的研究设备支出处于过去六年来的最高水平。2014年,研究设备的联邦资金份额首次降至50%以下,此后一直低于50%

7)美国薪金、工资和福利是学术研发直接成本的最大组成部分,2019年占比57%。联邦政府、学术机构和其他资助者对学生和博士后的教育、培训投资与其在学术研发方面的投资密切相关。硕士生资金支持主要自筹,而博士生主要由学术机构和联邦政府资助。助教金(TA)和研究金主要由机构资助,而近一半的研究助学金(RA)通过联邦学术研究补助金资助。支持模式因领域、机构类型和学生的人口特征而异。S&E博士后研究领域集中在生物和生物医学以及健康科学领域,其余大部分是地球和物理。


李姝影  检索,李秋菊  编译
来源:https://ncses.nsf.gov/pubs/nsb20213
原文标题:Academic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检索日期:2021年9月16



 


版权:中国科学院    主办:中国科学院科技促进发展局    承办:中国科学院成都文献情报中心    联系我们

蜀ICP备05003827号-12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网站标识码bm4800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