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关注
政策规划
专题报道
技术观察
工作动态
信息扫描
资源推介
咨询直通车

zscqdt@clas.ac.cn
敬请关注微信号“中科院知识产权信息”
 
美律所解析抗病毒药物专利管理经验

20201216日,美国律所Global Prior Art公司针对SAR-CoV2003年)和MERS-CoV2015年)疫情中的专利申请态势进行横向分析以便总结知识产权组合管理在应对病毒流行方面的经验。

报告检索确定了近3500个相关专利家族,针对专利申请的病毒株(SARS-CoV/MERS-CoV)、专利申请重点方向(如诊断、医疗设备、疫苗和治疗方法)以及专利申请人(如行业、政府、非营利研究实验室、个人发明者)进行进一步分析。研究结果表明,各实体正利用两次疫情期间研发的药物来应对COVID-19大流行。超过179COVID-19候选疫苗正在研制中,其中约56种处于人体试验阶段。关于COVID-19关键抗病毒治疗的几种技术已获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批准或正在进行临床试验(如瑞德西韦Remdesivir法匹拉维Favipirar),这些技术可追溯到前两次疫情爆发后申请的专利。此外,结构生物学(如冷冻电子显微镜)、计算机辅助药物设计以及高通量筛选方面的最新进展有助于加快识别和重用有前景的药物,这是COVID-19流行时期抗病毒知识产权开发的核心推动力

针对SARS-CoVMERS-CoV的治疗专利中,有相当大比例的专利涉及范围很广(即包括整个病毒家族)和(或)使用了重用的化物。这反映传染性疾病不可预测性以及新药开发通常超过10的历史特点。专利横向分析可以深入了解过去1015针对冠状病毒药物的知识产权管理演变过程、重要的专利权人以及其最大限度利用之前的研发进展应对COVID-19大流行的能力。

虽然疫苗技术公司可能是公众关注的焦点,但疫苗技术专利并不SARS-CoVMERS-CoV相关知识产权的主要构成部分



图1  COVID-19专利申请重点方向(截至20207月)

治疗研发的最前沿抗病毒药物是许多专利的主要核心。抗病毒药物(通常是小分子)以病毒进入细胞并复制为主要手段。根据作用机制,这些化物有可能广泛应用于许多感染性微生物。事实上,大量SARS-CoVMERS-CoV的相关专利申请保护化合物重用,包括羟氯喹(Hydroxychloroquine)、瑞德西韦、法匹拉维、洛那韦(Lopinavir)和利托那韦(Ritonavir)。

研究发现,控制专利组合的政府和非营利组织在SARS-CoV抗病毒专利中拥有大量股份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美国政府是最大的知识产权所有者),但并非大多数都如此。尽管没有一家公司在专利家族数量上拥有绝对优势,但有超过90个不同的行业申请人,主要来自大型制药公司和小型生物技术公司。流行病的不可预测性可能是原因之一


图2  治疗技术的技术分支数量(单位:项)


图3  SARS-CoVMERS-CoV抗病毒开发(单位:项)


图4 SARS抗病毒治疗专利权人类型


研究进一步分析了SARS-CoV的专利组合管理,发现大量参与者启动了解决医疗供给不足的计划。但由于SARS-CoV疫情减弱,并在2004年之后没有患者感染病例,从临床前药物测试到临床药物测试的过渡变得非常困难,这也是为什么没有一个实体拥有大量SARS-CoV抗病毒知识产权的原因。此外,超过60%SARS-CoV特异性抗病毒药物专利被放弃或撤回。这表明了新兴疾病药物研发的风险。

COVID-19疫情中同样也出现了大量参与者公开宣布加入抗疫的情况。如果这种病毒成为地方流行病,分析预计知识产权最终将数申请人掌控,并获得商业上的成功(例如治疗艾滋病和肝炎的吉利德。但如果COVID-19被根除,很可能会出现与SARS-CoV类似的专利格局。因此,了解现有的专利组合、对知识产权资产进行精细化管理,显然是保持领先的关键。

李姝影  检索,安晓慧  编译,李姝影  校译

来源:https://www.iam-media.com/how-companies-are-leveraging-existing-anti-viral-drug-patents-covid-19-treatments

原文标题:How companies are leveraging existing anti-viral drug patents for covid-19 treatments

检索日期:20201225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版权:中国科学院 主办:中国科学院科技促进发展局 承办:中国科学院成都文献情报中心 蜀ICP备05003827号-12

建议使用1024×768 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