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关注
政策规划
专题报道
技术观察
工作动态
信息扫描
资源推介
咨询直通车

zscqdt@clas.ac.cn
敬请关注微信号“中科院知识产权信息”
 
日本贸易振兴机构开展中国国有和民营企业创新差异研究

【摘要】2014714日,日本贸易振兴机构亚洲经济研究所(IDE-JETRO)发布讨论报告The Innovation Process of a Privately-Owned Enterprise and a State-Owned Enterprise in China,基于专利数据对比分析中国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创新过程的差异。该研究选定中兴通讯和华为作为两类企业的代表,从国内外专利申请、专利合作申请、知识积累及知识溢出4个方面分别进行了比较并提出政策建议。

2014714日,日本贸易振兴机构亚洲经济研究所(IDE-JETRO)发布讨论报告The Innovation Process of a Privately-Owned Enterprise and a State-Owned Enterprise in China。报告指出,虽然并不是所有的研发成果都申请了专利,但是专利与研发呈正相关关系。据2011年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的报告,两家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兴通讯)和华为技术有限公司(简称华为)的PCT专利申请量分别位列全球第一和第三。作为国有企业的中兴通讯表现更优,这是否说明国有企业比民营企业创新能力更强?针对上述问题,报告选取中兴通讯和华为分别作为中国国有企业和私营企业的代表,考察所有制差异对企业创新过程的影响。

1.专利申请量

报告统计发现,中兴通讯成立于1985年,华为成立于1987年,而华为的专利申请活动始于1995年,中兴通讯始于1999年(详见表1表2)。虽然中兴通讯成立时间更早,但专利申请活动却晚于华为。内部原因可能是中兴通讯并没有足够的技术能力进行研发,即使有,它也不具备通过法律保护研发成果的意识。而外部原因则是中国当时的社会环境对私有制的认可程度有限。此外,即使国有企业申请了专利,也是由国家来决定专利技术的使用。因此,中国的企业,尤其是国有企业,早期的专利申请积极性较低。

报告统计指出,21世纪最初十年华为和中兴通讯向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提交的专利申请量快速增长(表1和表22列),这说明两家企业的研发活动愈加活跃。鉴于21世纪头十年中兴通讯的研发人数仅为华为的一半,同期中兴通讯的专利申请积极性高于华为。两家企业专利申请量在2008/2009年达到峰值以后有所降低,是由于专利申请公布存在长达18个月的迟滞期(本研究数据来源于欧洲专利局201210月版全球专利统计数据,20102011年的专利当时并未完全公布)。

表1表2中第3列和第4列的数据是美国专利申请量和PCT专利申请量。华为和中兴通讯的外国专利申请均始于2000年,此后申请量持续增加。这很可能是由于中国加入世贸组织(WTO)以后企业拓展全球市场的需要。两家企业的PCT专利与中国专利的比例均远高于美国专利与中国专利的比例(表1表2中第5列和第6列),这是由于PCT允许申请人在提交申请后的30个月内做出决定,为专利申请人制定专利保护策略提供了更长的考虑时间。美国和PCT专利申请在2009年左右达到峰值以后有所下降,也是由于专利申请公布的迟滞造成的。综合对比可知,近年来华为提交的美国申请量高于中兴通讯,而PCT申请量却低于中兴通讯。

表1  华为专利年度申请量


表2  中兴通讯专利年度申请量


华为和中兴通讯的中国专利申请授权率和美国专利申请授权率的变化相似,自2005年后开始降低。报告认为这是由于尽管全球专利授权标准并没有变化,但是两家企业申请量的快速增长影响了发明创造的质量。

2.专利合作申请

报告指出,产品生产周期的缩短、技术复杂度的提高及研发成本的增加等环境变化加大了企业对外部知识的需求,合作研发成为获取外部知识的渠道之一。表3为华为和中兴通讯在华专利年度平均申请人和发明人数量。两家企业分别在2004年和2005年才出现合作申请,此后年度平均申请人数量总体上略有增加。对比两家企业,华为的合作申请多于中兴通讯,说明华为在利用外部知识方面更为积极。两家企业的年度平均发明人数量同样有小幅增长,华为略高于中兴通讯。

表3  华为和中兴通讯在华专利年度平均申请人和发明人数量

报告统计分析了华为和中兴通讯的美国专利合作申请人构成。华为美国专利共拥有56位合作申请人,包括29所大学、13家中国企业、5家外国企业、1所国立研究机构及8位个人。大学合作者所占比例超过50%,说明华为的产学合作较为活跃。中兴通讯美国专利共拥有32位合作申请人,由7所大学、15家中国企业、1家外国企业、4所国立研究机构和5位个人组成。中国企业合作者所占比例接近50%。与华为相比,中兴通讯拥有更多的国立研究所合作者(华为有1所,占1.8%;中兴通讯有4所,占12.5%),说明中兴通讯的国有背景使其成为国立研究所的重要合作者,但是由于相关数据的缺乏而无法评估中兴通讯与国立研究所的具体合作模式。

报告统计了华为和中兴通讯与不同类型合作方共同申请的美国专利数量。华为的专利合作申请共491件,其中与大学合作申请437件,中国企业34件,外国企业11件,国立研究机构1件,个人8件。大学专利合作申请占比最高(89%)。虽然其他合作申请人的数量接近一半,但华为与他们的专利合作申请量却相当少(占比11%)。报告认为,华为的合作以大学为主,这可能是由于作为中国电信业的领先企业,华为很难在同类企业中找到实力匹配的合作方。而中兴通讯的专利合作申请量远低于华为,仅有75件。其中与大学合作申请32件,中国企业27件,外国企业1件,国立研究机构10件,个人5件。相比华为,中兴通讯的专利合作分布较平均,主要的合作机构是大学和中国企业,且与国立研究机构的合作同样不可忽视。

3.知识积累

报告认为,知识积累来自于内部和外部的知识源,用于提升企业的创新力。知识的内部积累同时也是企业形成核心竞争力的过程。报告采用专利引文分析来评估华为和中兴通讯的知识积累程度,原理为如果专利A引用专利B,就可认定知识从B流向A,因此专利申请人引用自身专利的比例可用来反映企业内部的知识积累。由图1可知,华为和中兴通讯提交的美国专利申请对内部知识的依赖程度逐渐增加。2002年以前,华为进行专利申请皆依赖于外部知识源,而后内部知识成为来源之一且份额持续增长并在2009年到达峰值(13%),但此间外部知识源依然占主导地位。虽然近几年华为对知识积累来源的依赖度出现波动,但总体趋势还是对内部知识依赖度的提升。2003年以前,中兴通讯的专利申请都只依赖外部知识源,此后对内部知识源依赖度才开始提高,2009年达6%,但依然低于华为。


图1  华为和中兴通讯美国专利自引率

4.知识溢出

报告通过分析其他美国专利申请对华为和中兴通讯专利的引用情况来评估两家企业的知识溢出程度(表4)。经统计,共有1106件美国专利申请引用了华为的专利,分别来自25个国家/地区。其中,来自美国的专利申请超过40%,其次是日本(12.2%)和韩国(10.9%),来自中国的申请占比仅为7.4%。共有332件美国专利申请引用了中兴通讯的专利,分别来自17个国家/地区。其中,来自中国的比例最高,接近40%,其次是美国。中国申请人提交的美国专利申请中有126件引用了中兴通讯的专利,高于华为的83件,说明从中兴通讯到中国企业有明显的知识流动。报告指出,华为的技术受到更高的关注,但是中兴通讯为中国企业的研发贡献更大。

表4  引用华为和中兴通讯专利的申请人来源地前5

报告通过统计两家企业美国专利被中国国内申请人的引用情况,进一步分析他们对中国国内企业研发的影响(图2图3)。中国申请人提交的美国专利申请中有83件引用了华为的专利,分别属于19家企业。其中中兴通讯份额最高,占比37.3%,其次大唐、华三通信(H3C)、西电捷通(China Iwncomm)和UT斯达康(Utstarcom Telecom)的专利数量各为7件。另一方面,中国申请人提交的美国专利申请中有126件引用了中兴通讯的专利,分别来自9家企业。其中华为所占份额最高,达89.7%,这说明的中兴通讯专利作为中国国内企业研发的知识来源,大部分被华为吸收了。除此之外,虽然华为对中国国内申请人知识输出的数量小于中兴通讯,但是输出的覆盖面却比中兴通讯更广。报告指出华为和中兴通讯互为对方的最大专利引用人,说明作为中国国内领先的电信业巨头,两家企业相互的技术依赖程度也越来越高。同时,华为和中兴通讯的中国研发合作者极少引用两家企业的专利,说明华为和中兴通讯的合作关系没能促进对这些企业的知识溢出。



                2  引用华为美国专利的中国          图3  引用中兴通讯美国专利的中国申请人分布

5.结论

报告指出,作为中国民营企业代表,数据表明华为具有很强的创新实力。华为的国内外专利申请量持续增加,企业内部知识积累程度越来越高,向国内外企业的知识溢出也在持续进行,许多中国企业将华为的研发知识输出作为进行未来研发的知识来源。同时华为非常积极地开展产学合作,这是由于作为中国电信业的领先企业,华为很难在同类企业中找到实力匹配的合作方。而中兴通讯作为国有企业的代表,虽然国内外专利申请量增长快速,但是其他的专利统计数据却不能说明它具有很强的创新实力。具体来说,中兴通讯的内部知识积累低于华为,知识输出对象也主要是华为。中兴通讯与国立研究所的合作较多,但具体贡献尚不明确。

报告认为,上述研究表明中国国有企业的创新能力还比不上民营企业。虽然研发人数仅为华为的一半,但是近几年中兴通讯却提交了更多的专利申请,在创新方面显得更“高产”。但通过分析知识溢出情况就会发现中兴通讯仅仅是热衷申请专利而已。全球专利竞赛的愈演愈烈是促使中兴通讯大力申请专利的主要原因之一。拥有更强的知识产权保护将激励创新是这场专利竞赛所宣扬的观点,而提交更多的专利申请,不论是否能被授权,成为竞争的重要手段。与其他在提交专利申请时不考虑专利性的企业的想法一致,中兴通讯热衷于将所掌握的技术申请专利,避免该技术被其他竞争者独占。当然这样做也可能有其他特殊原因,例如向政府展示业绩。

报告综上得出以下3点结论。

1)应当制定国有企业创新评估的新指标。前面使用传统衡量指标,得到的结论是国有企业创新效率低下。实际上国有企业的经营目的并不仅仅是利润最大化,因此采用民营企业适用的评估指标来衡量国有企业创新的做法并不合理。某些情况下国有企业的贡献很难测量,因此,应当引入更为合理的指标来评估国有企业的创新实力。

2)研究表明中兴通讯的研发产出大部分被华为吸收,说明中国国有企业的创造同样具有价值,能够被国内民营企业吸收并用于后期研发。但同时也说明国内通信行业的其他企业没有足够的创新实力吸收并转化中兴通讯创造的知识。建议政府制定相关的创新企业培育措施,促进已有知识的进一步利用。

32011年的WIPO报告显示,15个发达国家提交了全球92%的专利申请,这说明大量知识被发达国家所垄断,然而这些知识都不是免费使用的。因此,发展中国家的政策制定者,尤其是期望建立知识经济的国家,应当努力寻找获得垄断性知识的途径。

    编译,朱月仙  校译自

http://www.ide.go.jp/English/Publish/Download/Dp/470.html

原文标题:The Innovation Process of a Privately-Owned Enterprise and a State-Owned Enterprise in China. Discussion Papers No.470

检索日期:2014717

 


版权:中国科学院    主办:中国科学院科技促进发展局    承办:中国科学院成都文献情报中心    联系我们

蜀ICP备05003827号-12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网站标识码bm4800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