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关注
政策规划
专题报道
技术观察
工作动态
信息扫描
资源推介
咨询直通车

zscqdt@clas.ac.cn
敬请关注微信号“中科院知识产权信息”
 
IAM:德国法院对华为标准专利诉讼案的解释和运用

2015716日,欧盟法院对华为与中兴专利纠纷案中涉及的一些与标准必要专利相关的问题做出了初步判决,为专利所有人和专利使用人引入了一种许可谈判框架平衡双方利益,但框架中就双方义务的众多关键细节还有待清晰化,因此,该案仍有许多争议,以下为德国法院对华为标准专利诉讼案的解释和运用。

1. 标准必要专利所有人及使用人的利益冲突

1)如果一位当事人未经许可使用一项专利,专利所有人可以申请强制性禁令来禁止其使用。

2)在公平、合理、非歧视(FRAND)条款下,一个专利所有人根据其对行业标准制定的组织承诺有义务同意将该标准必要专利许可给任意第三方使用。

3)由于不可能在不使用标准必要专利的情况下执行各自的标准,专利所有人可以利用其优势地位来迫使其专利使用人接受他提出的一切要求。

4)如果一个专利使用人有意愿签订符合FRAND条款的许可协议,那么专利所有人要求强制性禁令可能被视为对其市场优势地位的滥用。

5)如果专利使用人延迟了许可谈判或被证明非自愿签订许可协议,此时专利所有人必须依靠强制性禁令,这是阻止专利被无授权使用的唯一有效手段。

其中,核心问题是在何种情况下申请强制性禁令会被视为市场优势地位的滥用。

2. 专利所有人对专利使用人侵权行为的警告

判决的第61条指出,专利所有者必须对专利使用者被指控的侵权行为做出警告并进行详细说明。

曼海姆地方法院认为这种警告至少应该包含:

1)本案中专利的数量;

2)对专利是否属于标准必要专利进行声明;

3)受质疑的实施中所使用的专利技术特点信息。

尽管现有审判要求较低,专利所有者仍然至少要提交关于特殊专利的核心信息和警告过的侵权行为,以及可能还要提供之后可能会生效的专利侵权表。

3. 签订许可协议的意愿

判决的第63段指出,专利使用者必须表现出有根据FRAND条款签订许可协议的意愿。其表达意愿的速度也存在争议。曼海姆地方法院认为,那些获知侵权警告的专利使用者三个月以后仍然未表达签订许可意愿对主张强制性禁令的申请的一种滥用(20151127日)。与之类似,杜赛尔多夫地方法院认为这个期限是五个月(2016331日)。

4. 书面要约

判决的第63段同时也指出,专利所有人必须提出符合FRAND条款的、具体的、书面的授权协议要约,特别是要明确专利使用费的总额以及计算方式。

到目前为止,大部分关于欧盟法院审判的争论都与专利所有者的初期要求有关。这些争论涉及到以下几个问题:

1FRAND条款

一个基本问题是初期要约是否应该符合FRAND条款。杜赛尔多夫地方法院最初认为即使初期要约不符合FRAND条款,专利使用者也必须提供新要约(2015113日),后来认同了初期要约必须符合FRAND条款(2016331日)。曼海姆地方法院则持有两种意见,一种意见与杜赛尔多夫地方法院最初的观点相同(20151127日),另一种则要求初期要约总的来说至少不应违背FRAND条款(2016129日)。但杜塞尔多夫高等法院主张无论专利使用人如何反应,初期要约必须遵从FRAND条款,如果专利所有者不履行该义务,其对强制性禁令的申请将被拒绝(2016113日)。

对专利所有人来说,保护其强制性禁令申请权利的最安全方式是提供一个符合FRAND条款的初期要约,并提供足够多用于对比的授权细节来说明其符合FRAND原则。杜赛尔多夫地方法院提出了一种方法来确保要约符合FRAND条款:如果专利所有人把要约和所要求的专利使用费相结合并由法院根据民法典315条第三段进行审核,就不会出现专利使用费滥用的情况,专利使用人也要履行其反垄断法下的义务(2016331日)。

2)授权范围

许可协议要约的对象是否必须是诉讼中的特定专利,还是可以包括专利所有人的全部专利组合?专利所有人是否可以要求一个世界范围的许可?杜赛尔多夫地方法院(2016331日)和曼海姆地方法院(20151127日)都认为世界范围的许可在经济上是合理的,因而是被允许的。世界范围的许可也适用于专利组合授权。

3)对初期要约的积极回应

判决的第65段指出,专利使用者必须根据该领域公认的交易惯例以及诚信原则积极的回应初期要约。第66段说明,如果专利使用人不接受要约,必须迅速的以书面形式提交符合FRAND原则的新要约。专利所有人的初期要约和专利使用人的新要约需联系紧密,上面讨论的问题同样适用于新要约。

4)新要约要求

主要争议在于什么情况下专利使用人必须提供新要约。曼海姆和杜赛尔多夫地方法院要求专利使用人提供新要约而不考虑初期要约是否符合FRAND原则,杜塞尔多夫高等法院只在初期要约不符合FRAND原则时才要求专利使用人提供新要约(2016113日)。

5)时间限制

曼海姆地方法院表示在初期要约的18个月之后才提出新要约已经超出时限(2016129日)。杜赛尔多夫地方法院甚至将此期限定为6个月(2016331日)。因此,专利使用人应该积极的对初期要约进行反馈,并尽可能快的提供新要约来为专利所有人滥用市场优势地位的论据提供证据。

6)担保

判决的第67段指出,如果专利使用者在签订许可协议之前就使用了专利,那么使用者必须提供合适的担保来防止新要约被拒。

欧洲法院没有在专利使用人提供担保的义务方面提供更多细节。担保是基于专利所有者的初期要约还是基于专利使用者的新要约还尚存争议。曼海姆地方法院第二审判庭表示担保费用至少要基于专利使用者的新要约(20151127日)。德国的法律文献认为,担保费用应该基于专利所有人的要约。

5. 结论

专利法和反垄断法之间关于标准必要专利(SEPs)的根本性冲突在过去的几年日益突显。专利法提供给专利所有人的专利权能够防止其他人使用已申请专利的发明,但反垄断法却禁止这一市场优势地位的滥用。欧盟法院对华为的判决仍有解释和争论的空间。然而,德国所有悬而未决的诉讼在关于华为的判决下达后又重新开始了,双方当事人还不能就欧盟法院为其规定的义务制定应对策略。如果专利所有者与专利使用者都能在欧盟法院的监督下履行各自的义务,各方至少在争议发生时能最优化其主张。

许海云  检索,张尧蕴  编译,许海云  校译

来源:http://www.iam-media.com/Magazine/Issue/78/Management-report/Interpretation-and-application-of-Huawei-by-German-courts?vl=1518049220

标题:Interpretation and application of Huawei by German courts

检索日期:201663

 


版权:中国科学院    主办:中国科学院科技促进发展局    承办:中国科学院成都文献情报中心    联系我们

蜀ICP备05003827号-12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网站标识码bm48000006